酸雨战争ACID RAIN WORLD 背景故事连载 第一章 1.3节 蓝调爵士

1.3节 蓝调爵士

点播机的音量被调到最大,但歌声仍然被人声盖过,变成一片令人烦躁的噪音。戴缅恩只好挑选全酒吧最角落的位置,但是帮助不大。

他根本不应该来。戴缅恩心想,或者他应该像鲍勃一样预备一个「秘密基地」。戴缅恩知道老鲍勃在营区附近找到一座破房子,当作私人的休息空间,每到自由时间就会溜去那里打盹。

但即使是那位喜欢独行的老兵,今天也来了酒吧。他在另一边的角落与酒吧女郎聊天。那画面还挺让戴缅恩在意的,因为鲍勃平时都会打发那些女孩走开,独自喝酒。

音乐和人声吵得戴缅恩头痛,他根本不想来。但是当其他队员说要一起来酒吧庆祝,他不敢拒绝。就算他是个不合群的乡下小子,都知道这种状况还拒绝就太过不合群了。

而且,唯独今晚,比起在拥挤的酒吧看着同伴醉酒吵闹,独自一人留在营舍可能更难受。他确实有必要喝上一杯。

戴缅恩发泄似地喝下一大口酒。他只要一闭上眼,就会想起雨水中那抹突然喷出的红色。那个土鬼满布血丝的眼睛,狠狠地瞪着自己──这个杀人凶手……不可能,那个土鬼明明戴着骨头面具,当时他们面对面还不够两三秒,还有雨和雾阻隔,戴缅恩没理由看得到他的眼睛才对。

一定只是他的想像。那双眼睛看起来就像田鼠。戴缅恩回想起小时候第一次跟随父亲在农场捕猎田鼠,初次亲手杀死一只活生生的动物。温热柔软的毛皮在他手上渐渐冷却,那对黑色的小眼睛看着他就像在问他:我只是想吃饱,为什么要杀死我?你难道不也是只想吃饱吗?

不对,他们比田鼠邪恶。土鬼都是疯狂的畸型人,是抢劫国民辛劳成果的劫匪。贴在酒吧墙壁上的海报也是这样写,提醒往来扎马伊的货车司机。

戴缅恩试着说服自己不要感情用事。他已经不是小孩了,现在的他是个士兵,杀死敌人是他必须要做的工作。他才刚开始服役,这样的事只会陆续有来……

但那是一个人,不是一只田鼠。

「为活着干杯!这一轮算我的!」

彼达跳上了桌子举起酒杯大叫,那张长着雀斑的年轻脸孔红到脖子,已经醉得差不多了。

那么死掉的人呢?戴缅恩立即在内心反问。他可以理解大家捡回一命的心情,但是把这件混帐的事情当成值得庆祝的事──对不起他做不到。

毫无防范地走进土鬼的陷阱,夹着尾巴逃走,死了三人伤了四人,其中两人重伤直接调离前线……连他这个新兵都知道这是个耻辱。怎么回来之后会被描述成是奋勇击退土鬼的「战绩」?

就是现在,戴缅恩的队友正在向其他队的新兵炫耀,他们是怎样把土鬼打得落花流水,吓得那些野人不得不逃跑。在酒吧里,大家不只脱下防毒面具露出面孔放松,也露出了幼稚的本来面目。

戴缅恩只好闷闷不乐地再喝一口酒,免得自己忍不住说出真相。真相就是他们包括自己都只是菜到不行的菜鸟,一害怕就什么训练都忘得一干二净。

「小帅哥,这里有治疗你愁眉不展的灵药。再来一杯?」

红发的酒吧女郎看到他的杯空了,立即挨近来推销。她穿着露出手臂的连身裙,朝戴缅恩抛来妩媚的微笑。

扎马伊几乎没有民居,只有一个细小的巿集服务军营的士兵以及往来的货车司机。餐馆和酒吧生意最好,因为任何有味道的食物都比军粮可口,酒更是不可或缺。这些店东和打工的人是少数军人以外的居民。

在酒吧打工的都是女孩子,自然是因为士兵更愿意被女孩劝酒。酒吧对面有提供更「直接」服务的店,想要赚更多钱的女孩都已经跑到对面去。所以这些酒吧女不会过分卖弄美色,只要稍为懂得说话讨男人欢心,安慰在战场中受伤的心灵,就能获得不错的打赏。

戴缅恩把酒钱连同小费一起放在桌子上,酒吧女眉开眼笑地收下,为他的酒杯注入色泽浑浊的啤酒。在这种边沿地带,你很难期待会看到比汽油清澈的饮料。

戴缅恩拿起酒杯想要一口干下,却有人不识趣地挤到他旁边。戴缅恩本想走开,但是当他看到来者何人,就不自觉地放下杯子挺胸坐好。

满头白发白胡子的老兵,即使在扎马伊这么大的军营中也很少有。鲍勃拿着自己的酒杯在戴缅恩旁边坐下。

「第一次杀人?」老兵像是随口一问。

「除非他能够在脑袋开花的情况下活过来。」戴缅恩深深地叹了口气。

「你保护了我和队友,你做得很好。」

「我?你开玩笑吗?是你救了大家!」

戴缅恩忍不住提高了声音,鲍勃打了个手势提醒他说话小声一点。戴缅恩连忙左右张看,没看到阿汉中士。不过酒吧里这么吵,根本没人注意到。

「你叫我想……我回来想了好几遍,还是想不明白。你什么时候发现货车里有炸弹?你怎么知道他们的吉普车在哪里?」戴缅恩降低声音凑近老兵身边问。

「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放炸弹。但如果我是他们,我就会那么做。」鲍勃淡然地回答。

「但是、但是你怎么知道他们会撤退?」

鲍勃没有马上回答,他摇晃了一下酒杯,再喝了一口。

「只要你知道他们的目的,就可以预测他们的行动。如果你想在战场上活久一点,你不能只会用枪,还要会用脑。」老兵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

戴缅恩犹疑了一会儿才把话说出口。

「当我还是小孩的时候,父亲教我怎么打大田鼠。大田鼠太大只不能用一般捕鼠笼,父亲就会放一小块甘蔗在它们出入的路上当饵,我们只要躲在箱子后等它们自动送上门,就可以轻松地一只一只射杀。」他叹了口气,「我觉得我们今天就像那些田鼠。」

「这很好,下次你就不会再当一只愚蠢的田鼠。」鲍勃笑道。

「对方人数只有我们一半,我们还有一台MK1,但我们今天差点就全部死在那里。」戴缅恩再次压低声音,小声说,「跟到这个队长我们算倒楣,对吧?」

「小心说出口的话,小子。」老兵语重心长地说,「他也许是个很糟的指挥官,但他不是个笨蛋。」

「噢,当然,他可不会让自己吃亏。」戴缅恩不屑地哼了一声。

「第一次上阵,很少新兵可以发挥到训练时一半的水平。你那枪射得好,一击杀,至少你可为此自豪。」

「我是吗?」戴缅恩明知道老兵只是想让他放下心结振作起来,但心情的确轻松了一些。他忍不住失笑,「你就像个长官一样懂得怎样激励部下。该死,连我都快要怀疑你是那个救国英雄了。」

鲍勃豪爽地笑了几声。

「现在大家都说那家伙是卖国贼。」

「我不清楚那件事。但是听说当这里还未变成废墟……我是说还未曾变成边境禁区之前,就是靠他守住扎马伊,挡住奥曼加(Omanga)的侵略。当我还是个小孩时就常常听大人这样说。」

越过与扎马伊连接的沙漠和荒地,更北边就是奥曼加帝国。与以农立国的亚格斯民主联邦相反,奥曼加的国境受到核污染的状况很严重,从立国之初就大力发展核能和机械科技。他们依赖科技建立起强大的机械化军队,一直窥觊邻国比较干净的领土。再加上奥曼加的现任统治者奥历山大三世是个很好战的人,这自然会让位处它南方而且保留大量天然资源的亚格斯感到威胁。

亚格斯需要在扎马伊布防,并不是为了防范在沙漠中流浪的土鬼部落,而是虎视眈眈的奥曼加。

「你真的以为单靠一个人就可以守住一座城?别天真了,战争不可能只靠一个人打。」鲍勃的语气有点不以为然。

「但他的确拯救了我们的国家。这样的人会叛变吗?」戴缅恩不确定地自问自答,「难怪人们常说权力会使人腐化。政治实在不是好东西。」

「对,政治烂透了。」

鲍勃低叹口气,喝一口酒。

两人相对无言了一阵,就被士兵们的吵闹声打破。有喝醉的士兵粗暴地敲打点播机,因为它沉默了。

「艾薇法(Amifa)!给我艾薇法!它吃了我的钱币!」

一名酒吧女连忙走过去处理和安抚士兵。毕竟那部机器已经很旧了,要是被他敲坏,不知道还有没有办法修得好。

也许是大家都闹得差不多了,现在放出的不再是节拍强劲嘈吵的音乐,而是舒情轻快的爵士音乐。女歌手艾薇法磁性低沉的声音,拖曳着感性的词句忽高忽低,撩动男人们内心难以流露的情绪和感受。不少士兵们都安静下来,着迷地听着她的歌。

即使戴缅恩才加入军队不久,他已经发现:在军队这样高压又主要都是男性的环境里,其实不只需要可以提供特别服务的女性,像艾薇法这种提供心灵慰藉的偶像歌手,往往更受欢迎更被重视。

像戴缅恩本来就对音乐没什么兴趣,也是进入军队后才开始认识这些歌手的歌。

鲍勃跟着旋律轻哼起歌词来。戴缅恩很意外地发现现在播放的歌正是老兵经常哼在嘴边的歌。

「原来这是艾薇法的歌?」

「这是首好歌,歌词很有意思。」

「我还以为……呃,没什么。」

戴缅恩不好意思说下去。他以为老鲍勃会哼的都是老歌,旋律听起来很怀旧。没想到他也会听年轻歌手的歌。女歌手的年纪都差不多可以当他的女儿了。

其实戴缅恩本来就挺意外今晚会在酒吧遇到鲍勃。当戴缅恩刚才看到鲍勃跟酒吧女聊天会感到惊讶,就是因为这真的不像他的作风。

不过,那个一头金色短发的女孩穿着黑色牛仔裤和T恤外套,很邻家女孩的普通打扮。如果这里不是酒吧,刚才鲍勃跟她聊天的情景看起来比较像是老爷爷跟孙女聊天。

也许那女孩让老兵想起了家人也说不定。戴缅恩心想。看来男人不管到什么年纪,还是会想向年轻女孩寻求慰藉。温柔,是整个军队都长期短缺的东西,不一定跟性有关。

「嘿,看来我这老头子比你还要跟得上时代。」

白发老人拍了拍戴缅恩的肩。

「这个年代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但如果你不走在它前面,你就会被它牵着鼻子走。」

走在年代前面?听起来很酷,可是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戴缅恩觉得这里面似乎有什么人生哲学,应该不只是叫他赶上潮流的意思。

蓝调的爵士音乐牵引着两人各自的回忆。在这天之前,戴缅恩的回忆都只有关于湿润的泥土和绿油油的作物;如今,却罩上了一层灰蒙的不安和内疚。

「五年之后你会在哪里,你可以自己选择。」老兵把自己剩下的酒干掉。

「我会回家去。你呢?你为什么还留在军队里?」戴缅恩终于把一直没机会问的问题问出口。

「像歌词说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

鲍勃放下酒杯站起来。

「多用点脑子,活过这五年吧。」

老兵离开了酒吧。

戴缅恩有点后悔,他本来想要请鲍勃喝一杯的,但他错过了时机。

现在已经十点半,他的队友都喝得酩酊大醉,戴缅恩起来提醒他们得赶在门禁前回去兵营。彼达整个喝挂了,戴缅恩只好把他背起来。还好入夜后雨势转弱,只有会打湿头发的微雨。因为这难得的「好天气」,有些人干脆没戴防毒面具。要是忍不住吐在面具里,那会比吸入酸雾更呕。

看着无法直线步行的队友,戴缅恩庆幸至少他还可以充当司机。

当他正要发动车子时,有人敏捷地跳上了超载的吉普车。

「队长?」

咬着香烟的阿汉中士对他笑了一下。但那绝对不是什么友善的微笑。

「鲍勃没跟你们一起吗?」

「报告长官,他刚才就先回去了。」

「放松,现在是私人时间。开车吧。」

阿汉推开醉倒的士兵在戴缅恩身边坐下,让他有点不安,特别是那故作亲切的语气。

「他好像很喜欢跟你聊天对吧?有没有跟你提过什么跟首都有关的事?」

他为什么要问这些东西?戴缅恩隐隐感到有点不对劲。

「没有,长官。」

「他有没有跟你谈过他过去的事迹?你知道,老兵都很喜欢吹嘘自己过去这样那样。」

「没有,长官。」

「干,戴缅恩,你以为我笨到分不出你有没有说实话?」

「我都如实回报,长官。」

「那好,我们走着瞧。」

阿汉中士冷笑,喷出一口烟雾。

戴缅恩想起鲍勃的话。他搞不懂阿汉的目的,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惹上了什么麻烦。

原作 : 刘斯杰

小说作者 : 佩格雷

转载请注明源自拆盒网(拆盒网-潮流玩具新媒体)并附带原文链接:酸雨战争ACID RAIN WORLD 背景故事连载 第一章 1.3节 蓝调爵士

网站:www.chaihezi.com | 微博:@拆盒网 | 微信公号:chaihewang | 官方QQ群:126418565

关注微信公众号【拆盒网】,加群、吃现、到货通知、特价闪卖,一步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