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空社 文明遗尘系列 补充故事


 比例: 1:18  截单日期: 2018年8月30日 参考售价:150~730元
立即订购>>
 全高: 约9.525厘米  预计到货: 2018年12月

凌空社开启新品文明遗尘3.75寸兵人系列,以世界大战下的破败欧亚大陆为背景,推出5款精细1:18可动人偶,全高约9.525cm,预计2018年4季度出货~

不知名的历史学家手稿

“战争结束以后,德意志皇帝拥有的是一个面目全非的德国,揭开朝臣的空洞辞藻之后,皇帝发现德意志已经到了灭亡的边缘——战争让德意志的经济和工业遭受毁灭性的打击,劳动力稀缺,而人民对于皇帝的不满也已经达到了顶点。在这样的局势下,皇帝将目光转向国外,而他的邻居奥匈帝国也正在寻求摆脱国内矛盾的方法。奥匈帝国则更加举步维艰,宗教问题,阶级冲突,民族矛盾,还有让帝国岌岌可危的独立呼声,现在维持奥匈帝国统治的仅仅是依靠皇帝所剩不多号召力。
两个皇帝的会晤使得这个同盟初现雏形。德意志提供大量工作和虚伪承诺来缓解奥匈帝国的内部矛盾,而奥匈帝国用自己的忠诚的匈牙利志愿兵为德意志提供了足够军力。而意大利在饱受战争失败带来的苦涩以后,也搭上了这条‘互帮互助’的船。

尽管在最初的困难期过了以后,三个国家之间出现矛盾,每个皇帝都心怀鬼胎,但面对利益的渴望让他们还是选择抱紧成团。

现在同盟训练有素的士兵们戴着普鲁士头盔,握着先进的武器,将自己的脸隐藏在各式诡异的面具之下,战意高昂的开向各处边境。他们在等待着引爆火药桶的那一粒火星。”

某位战地记者采访稿

皇历第8年(1932) 10月16日 阴

在D集团军指挥部呆了两天之后,传来了第1师下辖的一个营拿下了这个村子的消息,我找了一辆车把我送去那里。我到村口时,大兵们在清理战场,他们从俄国人的手里拿下了这个村子。死人已经被清理干净,几辆战车还在燃烧,主路被炮弹翻过了一遍,像被锄头翻过的泥地一样,整个村子几乎只剩下了废墟,空气里充满了令人作呕的味道。真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喝一杯,但我的任务是找一位普通士兵,记录下他三天的生活,问题是这鬼地方有人能活过三天吗?

在晃荡了一阵之后,我看见了他,当时他在一个残破的房子里,靠墙坐着,面罩和枪放在一边,盯着手上的一个瓶子,见我走近以后他像防卫似的盯着我,将酒瓶往怀里藏。在我拿出证件说明自己的来意之后,他才慢慢低下头,我问他刚刚的是什么东西,他顿了下,“酒,威士忌。”我想我找到目标了。

我掏出所剩不多的烟,扔给他一支,可找遍身上的口袋也没找到那支该死的打火机,他去捡了一根还留着火星的木头,将烟放在火星上,猛的吸了一口,闭上眼睛慢慢呼出烟雾,然后又把木头给我,坐回刚才的地方接着享受,他的态度友善了一些,烟真是个他妈的好东西。

抽完烟之后我知道了他的名字,荣格。他说这瓶威士忌是他在清理这座房子时发现的,他和另外几个人想把这里当成临时休息处。他在一个靠墙角的柜子里发现了它,荣格说打开柜子的那一瞬间他好像看到了金子。

10月18日 阵雨

这两天里俄国人数次冲击了这座小镇,我只能躲在地窖里,幸运的是我们的大兵守住了,但他们伤亡惨重。

这座房子里住下的四人只剩他一个了,有一个被炮火击中了,一阵爆炸后,只剩下一只脚;第二个在射击时被不知道哪来的子弹打中了脑袋,脑浆混着血液喷溅在身后的墙上,等到清理战场的时候,墙上的血已经干了,剩下一副诡异的壁画,我吐了出来;第三个倒霉蛋在他面前,被几颗子弹打中,倒在路边再也没动弹。

荣格问我要了一支烟,该死。然后他告诉我刚碰见这种场景的时候他也会吐,在打过几仗之后,他习惯了,甚至一段时间没看见还会有种很虚幻的感觉。

我说酒也能让你有一样的感觉,他笑了,他说他想灌上一大口,享受一下喉咙火辣辣的感觉,这能让他觉得自己还活着,想起他以前从工厂里出来以后,经常去的酒馆,几个铜板可以就可以享受一杯,运气好点还能碰到那些穿着艳丽的女人,再多花一笔钱就能享受一阵的美好的时光。

他把手放在瓶盖上又放下了。他说这瓶发着金光的可爱东西值得留下来,留到结束的那一天,他要将它一口气喝光,然后好好洗个热水澡,刮干净胡子,叫上满桌的肉和酒,再找个漂亮的姑娘。说完我们都笑了。我突然有种想要看着他喝完这瓶酒的想法,搞不好我也要去哪个柜子里找一瓶了。

10月19日 晴

尖锐的哨声撕碎了我的好梦,该死的俄国人又来了。

像往常那样,他们的战车顶在前面,步兵跟在后面,冲进火雨之中。我们的的战车和对战车兵开火了,俄国人有几辆战车被击中停了下来,但其余的脚步没有被打乱,依旧的冲进了村子。荣格在哨声刚响起时就冲了出去。这次我没来得及躲进地窖,我掏出手枪上了膛,躲在在屋子里,祈祷自己不会倒霉蛋们埋在一起,身上掉满了因为炮击飞起的尘土,都是因为该死的俄国佬。

屋子一面没有墙,能很清楚的看见他们,他们扭打在一起,用刀,狼牙棒,手榴弹,工兵铲,石头,枪托想尽一切办法弄死对方,靠训练手册上的东西在这根本活不下来,只能看你的运气了。

我看到了荣格,他用枪托砸倒了一个人,然后趴在一个倒塌的围墙后面,他换上了新的弹匣,对着街道开了几枪,冲了出来,想要往另一头跑去,一颗炮弹在他面前炸开了。

我将头缩了回来,这一辈子我可能都没把自己缩的这么小——我看见他飞起来摔在地上,他的一条腿不见了,肚子好像被什么开了一个口,血和别的什么东西往外流着,他艰难的翻了一个身,手在空中抓了两下,就掉下去再也没动过了。
等到俄国佬被打退,我走了出去,慢慢的靠近他,他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那瓶酒掉在他手的不远处,瓶身被打碎,酒已经一滴不剩。

我把最后一根烟放在他的口袋里,看着他们把他埋掉,然后用电台向指挥部要了一辆车,回去的路上迎面有新的士兵和战车向那边开去,但我要去喝一杯了。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源自拆盒网(拆盒网-潮流玩具新媒体)并附带原文链接:凌空社 文明遗尘系列 补充故事

网站:www.chaihezi.com | 微博:@拆盒网 | 微信公号:chaihewang | 官方QQ群:126418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