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雨战争ACID RAIN WORLD 背景故事连载 第三章 3.3节 死狱斗甲场


3.3节 死狱斗甲场

从空中俯视南喀皮蒂山脉(Karpates)相当壮丽。虽然它并没有高到足以常年积雪的山峰,但这一大片弧形的山脉分裂成几个山群,让整个地表连绵起伏,从飞机上看下去特别有层次感,不会像平原那么无聊。

然而斯洛波‧尼洛(Slobo Nilos)每次飞越这片山脉,总是忍不住想,要是这片山脉更高就好了。

如果这片山脉更高更险峻,也许格斐亚的命运,以及他的命运都会不同。

因为,正是这片山脉形成了奥曼加和格斐亚的自然边界。对格斐亚而言,这片山脉本应是天然防线,当然是越难通过越好。但是事实上,这片山区对人类太友善。它欠缺像西面的亚德里亚山脉(Adria Alps)一样连续不断的高耸山脊,有不少可以绕过山峰的路线。

于是不怎么友善的邻居就很容易不请自来。

格斐亚和奥曼加曾经围绕这个广阔山区展开过大大小小的战争。虽然相比之下远不及当年奥伊战争的激烈,但也有过各种惨烈和可歌可泣的战事。无数人命葬送在这些高高低低的山岭之间。

即使如今,山区仍然有战时遗留的地雷等着倒霉鬼经过。但他乘坐飞机不是怕危险而是为了省时间,明早他得赶回格斐亚首都主持内阁会议。

天空虽然没有地雷,但是有导弹。这才是让他不安的原因。

谁会想击落格斐亚总统的专用机?国内的革命军当然很乐意这样做,如果他们做得到的话。奥曼加?按目前两国关系似乎不可能,但天晓得他们哪天会改变主意。说不定这次皇帝邀请他过去,就是为了骗他飞过来好让他在空中变成烟花……

再想下去都要有被害妄想症了。斯洛波用力揉了揉眉头的皱纹,忍不住自嘲。那些批评他是懦夫的人,哪里明白他每天要面对什么压力?

他就像即将上场却已经用尽新意的老小丑,在化妆间独自懊恼。

飞机越过边境后冲入一片雨云,天色顿变乌黑。奥曼加正在下雨,然而下方无数光点却比星星更加明亮。

斯洛波的目的地正是人造光最密集之处,奥曼加首都斯特凡(Stefan)。这个高度机械化国家的首都,建筑物大都披着金属外层、玻璃和喉管,连同日夜发放的人造光,在雨水和雾气散射下,仿佛一个镶嵌在地面上的银色光球。

这是他们炫耀无限电力的一种方式吧。没错,就是炫耀。斯洛波苦笑,下次应该带一副太阳眼镜过来。

除了灯光之外,财富和建筑物的高度也一样高度集中在这一点。被高大城墙包围和抬起的人造高原──斯特凡首都特区(Capital Core District),到处都是高耸的商业摩天大楼和巨大的建筑物。

其中最显眼的,当然就是那座高耸入云的方柱状巨塔「奥林匹斯巨塔」(Olympus Tower)。它是斯特凡的最高地标,也是奥历山大王室的象征。

飞机继续下降,巨塔底部的斯特凡宫(Stefan Palace)映入眼帘。它将巨塔底座往西北面延伸,突出一个尖端,看起来就像一只巨大的金属长靴。斯洛波一直觉得这是奥历山大家族将「大地在我们脚下」的自大狂妄完美具现出来的建筑物。这真不是具有羞耻心的一般人敢做的事。

皇宫还包括占地广宽的巨大花园,从高空看来仿如一颗方形绿宝石。它基本上就是个巨型温室,各种娇贵的花卉随处可见,是贵族专享的人间天堂。斯洛波犹记得自己第一次获邀请进去时,早已见惯世面的他仍瞠目结舌。

贵族。现在他想起就头痛。

没多久飞机在一片滂沱大雨中降落斯特凡王家机场,停泊在有盖停机坪内。

红地毯、地狱傀儡兵左右列队、特长豪华轿车、奥曼加外交官员迎接……斯洛波下机时如沐春风,笑容满脸地与外交官员握手,连他自己都佩服自己。

外交官是位长相端丽的女士,她恭敬地背诵体面的欢迎词,但斯洛波内心明白,这场面已经说明一切。傀儡兵只是机械人,奥曼加仅派了一名低级官员来迎接他。即使这不是国事访问,但好歹他也是一国元首,现在给他的迎接规格却连官式访问都不如。

豪华轿车在傀儡兵开路下驶离机场,然而却不是朝着斯特凡宫的方向驶去,让斯洛波有点惊讶。

「今晚在斗甲场有一场重量级赛事。」外交官员微笑回答,「陛下打算邀请你过去一同观赏,请当成是陛下给你的一点惊喜。」

斯洛波内心震惊,哪有国家元首可以接受这种不作通知的临时行程变动?但他忍下不满和恼火,佯作惊喜:「斗甲场的比赛!我当然有兴趣欣赏。那么经济会议会改在什么时候……」

「很抱歉,陛下并没有向我说明。但是请放心,陛下应该有所安排。现在请先放松心情,享受本国独一无二的的娱乐吧。」

外交官员回答得恰如其分,婉转地表示问下去也不会有答案。

很好,我现在是完全被当成臣仆了。斯洛波揭力阻止自己的面孔泄露感受,假装欣赏车窗外的风景。

特区的街道全都被强化玻璃覆盖,隔离外界的污染。打扮入时的行人不需要佩戴防毒面具,甚至穿着暴露性感的衣着也没关系。雨滴打在玻璃隧道的顶盖上,上方的摩天大楼建筑群景色被模糊成一片金属色的乌云,但街道仍然清爽干净。

在玻璃隧道之上,还有架空的电气列车像箭般穿过建筑物之间,这亦是斯特凡的独有风景。格斐亚首都现正计划兴建一样的铁路网,斯洛波就是来谈这个的。

一条长长的玻璃长廊渐渐出现在轿车左侧。那是包围整个特区的环状回廊,亦即是圆形围墙的顶部。可以从那里鸟瞰特区外面的风景。

围墙外,一般被称为大斯特凡区(Greater Stefan),平时说到奥曼加的首都圈都会包括外面的范围。外面虽然不及特区内处处贵族气派,多是传统的平房式建筑物,也没有全面的玻璃罩道,但和奥曼加其他地区相比仍然繁华。

格斐亚首都拉其(Raki)比较像大斯特凡区,比较有生活感。围墙内的特区实在精美到像虚幻的剧院布景。

轿车直接驶进一幢与玻璃回廊相连的建筑物。建筑物看起来并不宏伟。斯洛波下车后走进长长的贵宾通道,他知道这只不过是大型建筑的出入口。

某种闷闷的响声一波波地传来,外面的雨势似乎变大了。

在外交官女士和傀儡兵护送下,斯洛波抵达一道装饰华美的门前。他就像被押送到皇帝面前受审的犯人,只是犯人还不需要强颜欢笑。卫兵开门,他深吸一口气后微笑踏入门内。

震耳欲聋的群众喧哗声立即冲击他的耳膜,刚才他以为是雷雨的声音原来是人声!

眼前是一个宽敞的玻璃房间,甚至连天花都是玻璃。正前方的玻璃墙壁呈外凸的弧形,斯洛波一进门就能将窗外的惊人景观一收眼底。

死狱斗甲场(Tartarus)。

这个碗形的比赛场馆比已经炸毁的古罗马斗兽场还要更大一些,整个陷入在五、六层高的特区围墙上连成一体,高度也一致。他身处的玻璃房间其实是在「碗口」的位置,可以完整俯瞰整个会场。 「碗底」稍微下陷到地平线以下,是一片泥沙场地,有垂直的墙壁包围,避免比赛波及壁上的阶梯状观众席,那里坐满了人。

场馆并非密闭,刚才的雨水已经把赛地的泥沙变成泥浆。但是在「碗口」之上,有数片大小不一的宽大板状物覆盖观众席。

这时候,那些巨大板块正如同昆虫翅膀一般轻盈地展开,调节角度迎入更多阳光,因为雨已经停了。

整个建筑物很是惊人,斯洛波看呆了。突然呯的一声把他吓了一跳。

赛场内,两个褐黑色的物体正碰撞在一起,其中一个突然像炮弹般飞向场边的高墙,声音仿佛都震动了这房间的地板。

那个物体如同动物一样在地上挣扎着想爬起来,背部却突然爆炸,整个塌在泥浆中。随之以来是观众的欢呼声和嘘声混合乱叫,广播器传来主持人宣布结果。

这就是斗甲场的比赛……斯洛波站在门边看不清楚,如果他年轻个三、四十岁,可能会忍不住伸长脖子。

「陛下,格斐亚总统尼洛先生来了。」外交官报告。

斯洛波急忙收回好奇的视线,定睛在几公尺前面的豪华高背沙发上。沙发面向玻璃窗背向门口,所以他还看不到皇帝。

皇帝并没有站起来,只是坐着扭转半身。伟大的奥曼加帝国统治者的尊容,从高大的椅背旁边冒出来,仿佛招呼朋友一样用下巴指向旁边的另一张椅子。

「总统先生,你终于到了!快,过来就座。你差点就赶不上今天的重头戏。」

斯洛波这才敢走上前。坐在宝座上的皇帝今天并没有穿着正式礼服,打扮随意。斯洛波经常想,这位一头红色短发的年轻人要是换上普通便服,看起来就跟他儿子的大学同学没两样,果然如此。

「陛下,很高兴见到你。」

「免了,现在又不是正式的官方场合,我们就轻松一点。你,快替总统先生来点酒。」

说什么轻松一点。斯洛波当然清楚,要是他真的蠢到放下这些奥曼加人最爱的繁文缛节会有什么后果。这可是个忘记向皇室徽号行礼,就有可能被判辱国罪的恶心国家。

不过今天皇帝看来心情很好,这是好兆头。

斯洛波礼貌地在皇帝指示的椅子坐下,接过旁人递上的酒杯。突然间,眼前的斗甲场像是往上升起,把他吓了一跳──不对,是他们的玻璃包厢往下降。

斯洛波用力握稳酒杯才没有尴尬地把酒溅出来。其实包厢下降得非常平稳,若非窗外景观移动他很可能没有感觉。

「刚刚只是没什么看头的热身赛,但是观赏正场,当然要在最好的位置。」

皇帝愉快地说。他似乎看穿了斯洛波强装镇定,并且被逗乐了。斯洛波暗暗恼怒,他在政界打滚多年怎么能被这种小鬼看穿呢。

「啧,几块烂铁在那儿扭打有什么好看,反正都是旧机体,直接用大炮轰个稀巴烂不是更爽快吗?」

贸然插话的是个轻佻的男子。他和另外三名男女坐在房间另一侧,嘻哈大笑甚至趴在椅子上,身上穿着奥曼加最潮流的打扮,配戴大量金属配件,简直就像个不伦不类的赛博格(Cyborg) 。斯洛波心想要是他的儿子敢这样穿一定会被他骂死。

问题是这些少男少女到底是什么人?这四人简直可以用放肆来形容,而皇帝默许他们这样。斯洛波认不出他们。官员绝不可能这么轻挑,是高级娼妓吗?还是年轻贵族?如果是贵族斯洛波应该会认得。为了与奥曼加建交,他可是费尽心思掌握皇帝身边的人脉。

这个问题为斯洛波带来新的困扰。是不是还有他们未知的势力会左右皇帝的决策?奥历山大三世太年轻,会被年轻的猪朋狗友影响一点也不出奇,这可能利用吗……

「这场你看好谁呢?」

皇帝突如奇来的询问打断了斯洛波的心思,斯洛波急忙回答:「恐怕我认识的选手不多……听说波吕塞娜(Polyxena)女伯爵的战士最近战无不胜?」

幸好在车上,斯洛波的顾问已经为他提供了相关的比赛资料。

「那家伙自从参赛以来状态大勇,犹如长胜将军。」皇帝因为他接得到话题,颇感满意,「不过今天的挑战者也不弱。李昂纳达(Leonnat)侯爵的战士拳术了得,之前连续三场都在十分钟内就解决对手。」

「那等会儿一定是龙争虎斗了。」

「你要下注哪一边?」

皇帝这么问,斯洛波当然得下注。还好斯洛波一知道要来斗甲场就立即要助手预备。金额太少会扫了皇帝的兴,金额太大会惹起国人非议。总之他已经预备了一个象征式数目。

「两边看来都很强,烦请陛下指点。」

「波吕塞娜的驾驶员技术很好,总是能够把机体的性能发挥到极致。最近波吕塞娜还花了大笔资金将机体升级成实验式的新型核心,输出率搞不好可以提升20%以上。至于李昂纳达的机体嘛,目前还是第二代的核心。不过他挑选的驾驶员经验老到,斗志旺盛,算是正统的作战风格吧。」

见鬼了。斯洛波想起上次在斯特凡宫的会议上,皇帝几乎都没开过金口,现在居然兴致勃勃。斯洛波忐忑不安,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这样的话,我想我还是下注女伯爵的机体吧。」

「来了!来了!」场馆奏起音乐,皇帝像个普通年轻人一样兴奋地指着玻璃外面。

刚刚大乱斗留下的破烂机体,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搬走了。泥浆地面盖上了一层干砂,虽然没有压平,但场地大致清理完毕。

战鼓一样的音乐响起,观众立即很有默契地安静下来。

「尊贵的陛下、各位先生女士……李昂纳达侯爵派出的战士──『铁拳比利』!和SA『大水牛(Buffalo)』!」主持的声音响彻场馆。

一部足足有四、五公尺高的SA从地底的升降台升上场地的左侧。

观众欢呼声雷动。

死狱斗甲场是专门为SA对战比赛而建设的场馆。贵族们按喜好订造专属的三头犬(Cerberus)机体进行战斗,如同斗狗一样,是奥曼加人为之疯狂的赌博活动。

三头犬是奥曼加最具代表性的SA。这些比赛用的三头犬都保留了二足步行的特色,但是与军用的SA不同,为了符合只能使用冷兵器的比赛规则,它被拆下了大炮,安装上机械手臂。半开放式的驾驶席位于两腿以上的身躯正面,粗大宽阔的体形加上长到小腿的双手,远看就如同一头巨大的金属猩猩。

不像刚才热身赛那些公用机体沾满泥浆,这台SA的金属盔甲光洁明亮。它漆成宝蓝色,双臂上有鲜红色的护甲,但最引人注意的还是全身上下涂满的商标。这台SA接受了很多商业资助。斗甲场比赛是烧钱的玩意。

「以及──波吕塞娜女伯爵派出的战士──『伊卡洛斯(Icarus)』!和SA『紫外光(Ultraviolet)』!」

在场地的右侧,升起了另一部紫色机械人,机身涂上萤光青和橘色的几何图案,却看不到半个商标。据说波吕塞娜女伯爵相当有钱,会为了美观而拒绝商业资助,也只有贵族女人能这么任性。

这一台机体稍为高一点,双腿比较纤长,甚至令人怀疑是否能撑起那沉重的机身。它双手安装了如同野兽利刃一样的金属爪牙,看起来很具侵略性。

这种野蛮幼稚的比赛就是奥曼加人的娱乐。斯洛波隔着玻璃打量下方的SA,感觉就像看两台玩具机械人。看这种东西对打还不如去看赛马,他想。

钟声响起。

两台机械人没有立即冲向对方,它们都朝着对方慢慢绕圈。直到双方仿佛有了某种默契,突然同时朝相反方向迈步,跑向场边。

斯洛波这才注意到赛场边缘有四个金属架,分散在四方,各自放着不同的巨型兵器。蓝色机体冲到右边的架子面前,抓起一柄巨型斧头,准备立即转身往回跑。

大概是想抢先攻击吧。但是它却突然刹停,狼狈地挥动斧头挡住迎面飞来的黑影。

那东西在快要击中它的瞬间被勉强打开,旋转数圈才插进远处的泥沙地。但驾驶者没想到飞来的黑影不是一个而是紧接着还有一个。蓝色机体急忙扭动上半身,但机械巨人没法像人类那么灵活。第二个飞来的东西重重地击中了它的左臂,爆出一阵火花和金属撞击声,后座力还让它后退了一步。

沉重的「暗器」在击中蓝色机体后掉下地面,竟然是一支锤矛(mace)!

而当初被打飞的居然是一支长戟!

观众都发出惊叹的声音,甚至有不少人忍不住站起来。只见将这些武器投掷出去的紫色机体,正站在对面的武器架旁,好整以暇地拔出一柄长剑。

「各、各位!看到了吗?伊卡洛斯居然将锤矛当成长矛来投掷,而且飞越了整个场地!真是难以置信!」主持人夸张地倒抽了一口气。

蓝色机体甩了甩左臂,受损位置拼出几丝火花,但看来动作未受影响。

紫色机体再次把手上的长剑朝遥远的对手投掷出去,长剑以轻微的抛物线射出。

这次大水牛的驾驶者有了预备,一边冲前一边打开飞来的长剑。更多各种各样的武器被当成标枪,朝蓝色机体投掷过去。大水牛企图以迂回的前进路线回避,但仍然一直被瞄准,它只能用斧头一一挡下打开。最后它仿佛发怒了一样,笔直地朝对手冲去。

紫色机体身后的武器架已经再没有武器可以让它扔了。

三头犬的机甲脚掌有点像兽爪,可以在这种高低不平的半湿泥沙地平稳奔跑。大水牛在身后留下一阵沙尘,转眼间已来到对手面前,高高举起沉重的斧头挥下。

光是那柄斧头的斧刃就比一个成年人还高。尽管刚才为了挡住投掷攻击出现了几个凹痕,仍然无损它的杀伤力。

眼看紫色的机体马上就要连着驾驶员被劈成两半……斯洛波用力抓住扶手,免得自己真的从椅子上跳起来那么失礼。

铿──

紫色的机体居然双掌互拍,夹着斧头刀刃,硬生生地将迎面劈来的攻击停住!

斯洛波感觉自己的脸颊神经质地跳了跳。观众们几乎全都激动地站起来呐喊,各自为支持的驾驶员加油。连皇帝身旁的年青人都忍不住吹起了口哨。

「我喜欢这家伙,他很会嘛!」皇帝冷笑。

大水牛的背部喷出一阵白烟,引擎发出如同怒吼一样的轰隆巨响,全力驱动手臂。那部叫作紫外光的机体一瞬间被压了下去。两部机体脚下的泥沙被气流卷起挖出一个洞来。

认真的吗?这样劈下去里面的驾驶员铁定死无全尸…⁢…斯洛波虽然早知道这个比赛经常以生死斗作招徕,可是这样亲眼看到实在……

疯了,这些奥曼加的疯子。

斯洛波一边在内心咒骂这种拿人命来赌博的行为,一边极力否认某部分的自己也暗暗地跟着热血沸腾。

巨斧在四条金属手臂角力之下,发出快要碎裂似的悲鸣。紫外光往后撞上墙壁,刀刃在它掌间滑前,都快要碰上驾驶仓了。在驾驶员的血肉之躯和利刃之间,只有一层金属栏栅阻隔。

就在大家都以为要完结的时候,大水牛受伤的左臂爆出几星火花。紫外光立即背靠墙壁借力,提起一腿踢向大水牛!

大水牛被他踢得松开了手,后退了一步。紫外光立即把已经变形的斧头甩开,再转身大脚把对手重重踢飞!

像三头犬这么巨大的金属机体,光是做到用两足奔跑就已经是科技上的重大突破。就连斯洛波这个行外人都知道踢击非常困难,很容易就会失去平衡倒地。

然而那部紫色机体不只使出了踢击,甚至使出了回旋踢。这种惊人的灵活性和平衡能力简直前所未闻!做出这种动作的驾驶员要不是胆子很大就是对机体非常有信心。

观众们亢奋到极点。大水牛飞离了差不多十公尺才面朝天倒地,扬起大片沙尘。换成菜鸟可能挣扎良久都爬不起来,幸好驾驶员处变不惊,很快就让机体重新站立。

但是紫外光已经冲向对手。它随手拔起一根早前掷出的长棒状武器──一支长枪,那件武器随即在它双手上旋舞起来。这真的是三头犬可以做到的动作吗?斯洛波看傻了眼。

长枪直刺、劈打到大水牛身上,攻击又快又狠。大水牛大腿被刺穿,金属部件和黑色的液体飞溅而出。它只能举起双手以臂上的红色护甲抵挡。但它的驾驶员仍未放弃,防守了十数招后,终于让他抓到对手的空隙,把握机会一记重拳击向敌人的肩膀。

他从护甲伸出拳剑(katar)差点就刺穿紫外光的装甲,大大增加了拳击的杀伤力。接着是连环重拳,一旦扭转攻防就完全不给对方反抗的空间。大水牛竭尽全力想一口气反击致胜。终于它双手抓住对方用来挡格的金属长枪,如同树枝般折断。

「啊,大水牛玩完了。」斯洛波听到皇帝喃喃自语。

接下来发生的事太快和太出人意料。

紫外光在对方抓住长枪的同时就松开了手,整个机体如同坐下一样矮了下去,穿过对方双臂下的空隙钻进对方怀中。以人类的动作来看不算很快,但以SA来说简直快得难以置信。

敌方的驾驶员还来不及反应,紫外光已抓住了大水牛的驾驶仓。它设计成兽爪一般的双手,轻易地将驾驶仓的保护栏左右撕开!

在观众们的尖叫声之中,大水牛的驾驶员完全暴露在金属巨人的利爪之下,整个呆住,机体也跟着凝结动作。他的驾驶员制服上有一大片褐色血迹,似乎被碎片击中受伤,动弹不得。

观众在沉默了一秒后爆发出欢呼。胜负已分。

「优胜者是──伊卡洛斯!波吕塞娜女伯爵的代表!」

主持人兴奋地宣告。

「总统先生,你眼光不错。」

皇帝的声音把斯洛波拉回现实。他这才想到,胜出的紫色机体就是他下注的代表。

「这真是太精彩了!简直看得人热血沸腾!」

斯洛波原意只是说些门面话,却意外发现自己衷心赞叹着。这不可能,一定只是他太在意讨好皇帝而已。

「你看到那个灵敏度和输出效能了吗?这就是新型核心的威力。果然比上一代要优良啊。」年轻的红发青年呷一口酒,若无其事地说,「先进的技术、强力的武器,就是一切。总统先生,我很高兴你押对了边。」

斯洛波倏地一寒,这才终于明白整件事的用意。他还来不及反应,旁边就有人递给他一份协议书。他急忙打开翻阅,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算什么东西?

一队傀儡兵冲进场内,打开损坏的蓝色机体,将里面不知是死是活的驾驶员拖了出来。他将会被改造成地狱涅盘战士(Abaddon Reborn Trooper)。作为战败的代价,手术过程中将不会获得麻醉。

斯洛波想起助手告诉过他的详情,全身起了鸡皮疙瘩。他再看看场中那两部SA──光是落败的那部,就足以单独歼灭一整排步兵,何况胜出的那台。而奥曼加可是有着整个庞大的三头犬部队……

想想它们越过喀皮蒂山脉的样子。

刚才观赏比赛的兴奋之情完全冷却让斯洛波血液冻结。

「这是个力量决定一切、胜者全取的年代。是机械和科技的年代,是奥曼加的年代!」

皇帝昂首挺胸站起,得意洋洋地宣告。他身边那些年轻男女立即齐声高呼「奥曼加万岁」,其他人也跟着一起重覆。

亲切的外交官女士给斯洛波递上签字笔。

这一切,是有谁给皇帝出谋献策吗?是罗兹那个老狐狸吗?还是,全是眼前这位年轻霸主自己的主意?

斯洛波分不清自己是因为屈辱还是恐惧而颤抖。他是格斐亚的总统,是国民的代表。他的荣辱不重要,但他的荣辱代表了国民的荣辱。

但是也代表了无数的人命。

斯洛波闭起眼睛,伸出颤抖的右手拿起笔。

原作 : 刘斯杰

小说作者 : 佩格雷

转载请注明源自拆盒网(拆盒网-潮流玩具新媒体)并附带原文链接:酸雨战争ACID RAIN WORLD 背景故事连载 第三章 3.3节 死狱斗甲场

网站:www.chaihezi.com | 微博:@拆盒网 | 微信公号:chaihewang | 官方QQ群:836598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