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雨战争ACID RAIN WORLD 背景故事连载 第二章 2.2节 猎鹿季


2.2节 猎鹿季

阿汉和鲍勃一直往西走。停雨后路面渐渐变干,满地泥泞。两人一路沉默。

「走,我们进去看看。」

阿汉指向身旁的建筑物入口,示意鲍勃先走。老兵耸耸肩,大步踏进去。

那是一幢三层高的建筑物,外表看来像普通的住宅。可是进去一看,并没有半件乡村风的木桌或摇椅,反而塞了好几张破烂的医疗用担架床,见证着这个地方的历史──在过去的某个时间里,这里应该曾经被当作临时医院,收容伤者。角落堆
了一些被打烂成碎片的木制家具,当作燃料耗尽时的木柴。旁边的墙壁上,还留着一排子弹孔。

遗落满地的空瓶和已经腐烂、布满黑色污迹的绷带,无声地描绘着当年居民仓猝撤退的痕迹。老兵弯腰捡起一小瓶不知道是什么药品的半满液体,他怜惜地抹去灰尘,才看到生理盐水的字样。

阿汉却一脚踢开脚边的杂物,扬起一片灰尘。

「看来当年这里有够呛的。很惨烈的战役,对不?」

老兵没有回应。

「我们上去二楼看看。」

「饶了我的膝盖好吧?」

老兵无奈地拍了拍腿。

「难得来到,总得上去看看。听说那是一头很会躲藏的畜牲。」

提着枪的中士就在他背后,老兵只好爬上楼梯。

二楼的房间和走廊都很狭窄,贴着墙壁放了担架床后更是寸步难移。走廊两旁各有三道房门,关上或半掩着。走廊尽头的窗门玻璃难得完好,但是蓝色的窗帘早就被拆下来,成为伤员的棉被替代品。
是蓝色的。连他自己都诧异竟然还记得。

「重游旧地,有什么感觉?『鲍勃』。」

阿汉的声音从通讯器传来,鲍勃身后的脚步声却渐渐远去。

「变老旧了。」

鲍勃停在走廊中间,他没有回头确认阿汉去了哪里,但是他知道对方已经走远。

「我很好奇,成为民族英雄是什么感觉?名利双收一定很爽吧。老天,我真不敢想象走错一步失去一切到底有多后悔。」

「这不是关于个人,是关于国家。」

「得了吧,老头。到这地步就别对我说这种冠冕堂皇的话。就怪你都一把年纪了还不知足,去惹自己惹不起的人。」

鲍勃没有回答。他脱下妨碍视线和听觉的防毒面具,环视四周。空气彷彿停滞,残留着潮湿清凉的感觉。这里寂静得如入无人之境。除了通讯器传来的冷笑。

「不过我猜你已经知道了吧,猎鹿季开始了。」

「你确定你真的不想加入吗?机会难逢。」老兵就像平常一样轻松闲聊。

「不了,我是个现实主义者。不用冒险就能收钱很适合我。打猎这种贵族玩意儿还是留给有钱人吧。」

「你会错过最有趣的部分。」

鲍勃一说完就立即跳起,扑向左前方的担架床。

时间彷彿从这一刻开始变慢。

数发子弹从左边的木门板后射出,连同木屑射向鲍勃本来的位置。而右边的木门彷彿纸片一般,被一道低矮黑影轻易撞穿下半部分。黑影贴近地面窜出,身上带着一丝在手电筒光线下反射出的锐利光芒。

上下夹击。

但是,鲍勃已经以背部撞上担架床,冲撞力让床架带着他滑向走廊另一端,避开了瞄准他脑袋的子弹。子弹直接贯穿对面的墙壁,爆出水泥碎片。另一边那个破门而出低矮黑影,也只能切开空气,完全碰不到鲍勃的腿。

低矮影子直起身,是个又高又瘦的男人,穿着一身战斗服,握着军刀。他对面的木门被粗暴踢开,扬起大片灰尘,另一名类似装扮的男人跟着跳出来,手上握着一柄粗大的手枪。

然后他们就各吃一颗子弹倒地──如果是正常状况的话。鲍勃本来夺得了射击的先机,但可惜他身上没有堪用的子弹。阿汉交给他的麻醉弹有可能动了手脚,他手上唯一可投掷的只有手电筒。

光束沿着抛物线旋转,将狭窄走廊里的人和物如同逐格摄影一般断续照亮。

第一个画面是鲍勃如倒立般压住床头弹起。光束转到另一边时,照见敌方的枪手朝他扣下扳机。

下半秒,鲍勃已经在半空中作后空翻,床架也跟着他整张「啪喇」地翻转,再次避开了敌人的子弹。

再下半秒,光束照射在高瘦男人的面具和他挥动的直刀上。厚重的直刀长约一肘,有着弯曲上翘的刀尖,形状独特,只要看一眼就能认出是带背齿的布伊刀(Bowie knife)。它的刀刃即将碰上手电筒。

光束在熄灭前最后一刻,担架床以直立的状态着地,与地板磨擦出刺耳的声音,竖在走廊中间挡住了光线,看不到后面的鲍勃。

光线随即熄灭。布伊刀把手电筒凌空切成两半。

杀手无视担架床继续射击,在狭窄的走廊里他根本不需瞄准。子弹轻易地贯穿单薄的床铺,绝对无法替鲍勃挡下子弹。

一切不过发生在眨眼之间,时间彷彿现在才再次流动。走廊在最后一发枪声后回归宁静。昏暗中,两人听到血液滴落地面的声音。

干掉目标了吗?

两名杀手对望一眼。高瘦男人便握住军刀,小心翼翼地走上前。他一边用刀护住自己,一边将担架床粗暴推开。

晶莹的水珠一颗颗地滴落地板,是透明的生理盐水不是红色的鲜血。窗台上横放着一个裂开的小瓶子。

没有人。

目标去了哪里?走廊明明无路可逃。

两人毛骨悚然。但他们都是专家,还不至于自乱阵脚。意识到对方已经反客为主,枪手以值得称赞的速度转身防避,但还是迟了那么一点点。一道黑影突然从天花掉落他背后,他持枪的右手和脖子同时被人从身后扣住。

枪手手脚并用极力挣扎反抗,但鲍勃那双手彷彿钳子一样牢固。枪手在面具下的脸孔开始缺血发白,换了是普通人早已发软松手,不过他仍然坚持握住武器,鲍勃没法夺取他的枪。

两人纠缠着,另一人举起刀往他们扑过来,解救同伴──

直刺!

要不是鲍勃已经遇过几次这种人,他差点没法及时察觉对方的打算。鲍勃果断地松手退后,险些连同枪手被尖锐的刀刃双双刺穿。

那家伙根本没打算拯救同伴,而是当作攻击的机会。他眼见伤不到鲍勃,立即冷血无情地抽回武器。他的同伴腹部喷血,大声哀叫着倒下。

鲍勃愤怒地啐了一声,这种作风他无论如何都无法苟同。

高瘦男人趁着鲍勃后退的瞬间,跳过倒下的同伴,用力挥出专为开膛破肚而设计的利刃。

但是鲍勃只是假装后退引诱他上前。鲍勃一手格开他的刀,再撞入他怀中使劲痛击他的下颚。

针对头颅的震荡非常有效。鲍勃扭转他的手臂时他根本无法反应,只能任由鲍勃把他整个抓起狠狠摔下。

高瘦男人发出一声哀嚎,脸朝上摔落地面。鲍勃一脚踩住他的左手手腕迫得他松开刀子。他怒吼着用右手抽出另一柄小刀,朝鲍勃的腿砍去。

鲍勃转身在地上翻滚,再起来时手上已多出一柄手枪。杀手朝他掷出飞刀,枪声响起,子弹反方向射去。两者交互擦过。

刀子插进鲍勃背后木门,子弹消失于杀手额头的小洞中。

「这是你对这柄枪的主人所做的报应。」鲍勃沉声说。

杀手倒地的声音几乎盖过另一个声音,极度轻细却致命。那是拳头大小的东西弹跳一下再着地的特有声音,待过特种部队的人都一定会认得。

鲍勃低骂一声,立即转身冲向走廊尽头。玻璃铿啷破碎,透明碎片飞向夜空,鲍勃撞穿窗户一跃而出。

他背后随即发出轰然巨响,突然爆发的火光照亮了附近一带。

鲍勃着地时翻滚了一圈化解冲击力。他站起来,皱了皱眉。

一来是因为膝盖的疼痛让他半身发麻,岁月果然不会放过任何人。

二来是担心爆炸会把年轻的菜鸟引过来。这场私人派对只为他而设,其他人多管闲事都会平白送命。

三来是埋伏在外面的欢迎队伍也跟着一涌而出,根本没给鲍勃喘息的空间。步枪、轻机枪、半自动手枪等等从不同的方向朝他射出各种口径的子弹,无数弹壳落地的声音堪比雨声。

但是匪夷所思的事发生了。

预先设计的包围火网几乎没有死角,白发老兵却以毫发之差避开了子弹。看起来风烛残年的目标竟如同滴雨不沾的昆虫一般穿过弹雨。不单如此,每当鲍勃扣下扳机,扫射火网就会缺了一角,又一名杀手身上冒出血洞倒下。

这些杀手曾经突破重重防卫,猎杀过许多名人、政要、军阀甚至一流的同行。但他们从来没遇过这样的猎物,居然可以反击到这个地步。简直就像、简直就像……

就像他们才是被狩猎的一方似的。

当这个想法闪过脑海时,手持轻机枪的杀手刚好与鲍勃对上视线。他也同时发现其他同伴早已倒下,而他的头壳正流出某种温热的液体。

啊啊,原来脑袋中弹后还有意识啊?杀人无数的他才刚想到这点,意识就从这个世界消失。

鲍勃终于喘着气停下来,再也没有飞来的子弹或站着的敌人。不对,还有一个。

他转身开枪,但是只有「卡」的声音,子弹用光了。于是他很干脆地把借来的手枪丢开。

对方手上也没有拿着枪械,慢条斯理地正面走进鲍勃视线范围才停步。

「一个人解决我们最顶尖的杀手小组,果然宝刀未老。」

这个人穿着奇特的贴身战斗服。他戴着半脸的防毒面具,露出一头黑短发和充满杀气的双眼。

「幸会,指挥官『鲍勃』。久仰公鹿小队大名。」

在太阳升起前的微亮天色下,男人精壮的身躯如同艺术雕塑一样竖立在废墟的街道中间,全身上下的肌肉都符合一流战士的肉体比例。

「我一般不会向目标自报姓名,但你是例外。你可以称我为『蒺藜(Sandbur)』。」

他张开双手,突然拼发出如刀剑出鞘的声音。他双手和小腿上的金属护甲,伸出了许多片长着倒勾的利刃,每片都有手指那么长和阔。

看来像护甲,但也有可能是义肢。总之这是个擅长近身战斗的老手。鲍勃咳了两声,甩去额角的汗水,瞇眼打量眼前的新敌人。

「我会把公鹿的头割下来挂在墙上,那铁定是个值得炫耀的奖励。」对方伸手指着鲍勃的头。

「干掉一个年老的士兵有什么好值得炫耀的。你就没有别的更有意义的事去做了吗?小刺猬。」

「哈哈哈,如果你是个普通老头子,我就是个与世无争的修士。」

对方一脚探前,微微压下身子,左右手前后伸展。

「别说癈话了,让我见识一下『鲍勃』的实力吧!」

他没有再另外拔出武器,挑衅地朝鲍勃招了招手。

果然没错,是格斗技的专家。鲍勃默默地沉下身体重心摆出备战的架式,还好刚才已经有足够的热身运动。

「干!那些神经病!我不是说了不要用爆炸品吗?」

爆炸声传来的时候,阿汉忍不住回头望向声音来源怒骂。

在这地方使用手榴弹?别说会引来自己手下那些菜鸟,一个搞不好可能还会引来其他队伍的注意。到时可不是他一个人就能说了算!

阿汉就知道这会是个麻烦差事,但既然已经收了人家的钱,他总得把事情办妥──或者至少,得确保自己不会为此付出什么代价。否则就赔大了。

「那几个混蛋……居然敢给本大爷添麻烦,还敢说自己是专业的。就不会安安静静做好自己的工作啊!」

他咬牙切齿地说着,双腿不情愿地回头朝爆炸声的方向走去。

这一拳精准地朝鲍勃的空隙攻来,鲍勃以敏捷的动作闪避,转身扣上杀手的肩膀化解攻击。

实在是很漂亮的化解技巧。杀手也忍不住赞赏。这位指挥官果然跟其他有名无实的对手不同水平。不过可惜──

蒺藜倏地往后沉下,鲍勃的手便滑上他手臂护甲上的利刃。

鲜血随着鲍勃的动作画出数条抛物线,蒺藜露出满意的眼神。鲍勃狼狈地放开他退后。如果反应迟钝一点,岂只是几道血沟,倒勾形状的刀片会连皮带肉都刨出来。

杀手顺势在地上一滚弹起,身体柔软得像只猫。鲍勃还没见过那么灵活柔软的义肢,所以应该只是护甲,除非那是连他都没见过的新型义肢。

但如果那身金属护甲包裹下的只是普通血肉,那么这名杀手的肌肉爆发力也真是数一数二的厉害。

鲍勃把缠在手臂上要断不断的布条撕下。几招下来,他全身上下都已经挂彩,到处都是被那些利刃割出的血红伤口。

其实,今天鲍勃被召集出来的时候就知道会遇到这种事,所以他才会赶去把「那东西」藏好。虽然看起来只穿着普通士兵的军服,但底下是公鹿小队专门为特殊部队制造的战斗服内层,高强化纤维保护效能比一般军服好得多。可是如今他还是
被对方割得皮开肉烂,那些护甲上的刀刃肯定是高质碳钢。

科技日新月异,特别是在军事竞赛上。杀人的武器越来越精良,护具也得跟着提升。鲍勃曾说过应该要量产和替换基层士兵的防护装备。军队和国家一样,毕竟不是由少数获得优势的人构成的,是由大部分无权无势的普通人支撑和运作。忘了这点的话就不可能带领国家往正确的方向……算了。现在的他只是个被罢免的老士兵,还想这些没人想听的废话干什么。难怪威廉博士笑他太投入当参议员了。

鲍勃缓步后退与对手保持拒离。他看起来气力不继,脚步有些沉。

「现在才想逃走已经太迟了,老头!」

蒺藜冷笑着踏前,突然疾冲,眨眼间已经在鲍勃面前。

鲍勃全力防守。一般的近身抟击技巧不能使用,即使有反击的机会也只能放弃。因为大部分的反击技都要缠上对手的四肢,而这家伙非常擅长利用四肢上的利刃防守和攻击。

一味回避非常消耗体力,何况身上越来越多的伤口一直流血。鲍勃的动作渐渐变慢。四肢的反应跟不上意志命令,像一台被铁锈卡住轴承的老机器。鲍勃再次体认到自己已经老去的事实。

当他为了闪避几乎割到脖子的利刃而勉强扭转身躯,蒺藜终于抓到破绽,用脚勾住鲍勃的小腿,推倒他的重心同时,手肘重重地击向鲍勃胸口。

利刃刺入小腿肚,借助地心吸力轻易地一把割开血肉,鲜血喷溅。

鲍勃闷哼一声,被他重重地摔下。他都听得到自己背脊的老骨头哀叫了,那痛楚比小腿上的开放伤口更加要命。

蒺藜跳到他身上,跨腿骑在他身上压住他,双手掐住他脖子。

「被掐死的人眼珠子和舌头都会突出来,那样挂在墙上效果特别好!」

他一边说一边加大手劲,眼神流露出胜利者的笑意。他实在喜欢徒手掐死目标,这比用刀或子弹了结对手来得要有手感得多。直接看到对手双眼中的恐惧渐渐变成绝望,自己也彷彿可以体会到临近死亡边缘的快感。

鲍勃看穿了他面具下的变态笑容,恨不得一拳往他脸上轰过去。但蒺藜暴力地将他的头拉起撞向地面,头骨发出可怕的声音。

「来啊?已经不行了吗?你就只有这点能耐?鲍勃!」

呯!

「公鹿的伟大指挥官!嘿?」

呯!

「紥马伊的英雄嘿?亚格斯的守护神!」

呯!

「结果你也只是个会老去的凡人!不管你过去做了什么也改变不到这个世界!」

呯!

后脑再三撞向坚硬的地面,鲍勃的意识和视野都开始模糊涣散。

「其实你跟我没有分别!你也只是个擅长杀人的士兵!英雄?哈!」

蒺藜的力道大到简直想把鲍勃的脖子直接折断。

鲍勃无法拉开他的手,他手腕以上都是利刃,只能抓上他的上臂,但不好使力。

啪的一声,蒺藜突然大叫。他的无名指被鲍勃扳开,硬拗到不自然的方向。鲍勃将全身的气力集中在那一点。蒺藜一松手,鲍勃就抬起膝盖反击,拚尽全力将他踢开。

蒺藜没想到老人还有这种力气,腰部硬吃了一记,翻滚后退。

鲍勃再次站起来摆出防守姿势,大口吸入恶臭呛鼻的空气,肺部饥不择食地吸收短缺的氧气。

「令人赞叹。但你已经没有任胜算,何不让我给你个痛快?」

蒺藜若无其事地将脱臼的手指扳回来。他冷眼看着对手,白发老人看来连站也站不稳。

「你错了。」鲍勃咳了两声后,深呼吸一口气,坚定地说:「我们过去所做的所有事都会影响这个世界。」

「只有邪恶的事能影响世界,例如战争,例如核弹。」

蒺藜目光一冷,沉声说出他的结论。鲍勃看到他的眼神,不禁在心里叹息,原来如此,这也是个被世界改变的人。

「你杀不死我的。」鲍勃平静地说。

「是吗?我们马上就会知道。」

蒺藜冷笑,挥拳扑向垂死的猎物。再怎么厉害,鲍勃始终也年过半百。如果他跟自己一样年纪,蒺藜也没有自信一定能赢。但是如今胜负已经很分明了,老人气力不继而且一直流血。

这会是最后一击。

鲍勃咬紧牙关,正面迎战。

他以最普通的招式挡格蒺藜的攻击。因为太普通,让蒺藜大吃一惊。这等于用自己的血肉迎上成排的刀刃。

鲍勃的手臂深深地陷入刀刃中,他仍不停止动作,彷如无感地继续抓上蒺藜的肩膀和手腕,任由金属利刃拖出大片伤口,恐怕连肌肉筋腱都会割断。

求死心切?蒺藜正感惊讶,骇然发现无法抽回右手。护甲上的倒勾利刃紧紧地卡在鲍勃的手臂上,当他发现鲍勃的打算已经迟了一步。

鲍勃一转身便翻到蒺藜身侧,血肉模糊的手臂强行拉动着蒺藜的手臂,扭过肩膀。蒺藜只能眼睁睁看着护甲上的利刃无情地划过自己的脖子。

「因为你已经向这个世界投降……但我还没有放弃战斗!」

「咕……咯咯咯……」

蒺藜没法回答,大量鲜血连同血泡从他喉咙的破口冒出,发出奇怪的声音。

两人一起倒下。

几分钟后,鲍勃缓缓地爬起来。

他全身上下都是伤,右手几乎残废无法再动。但除了流血太多,蒺藜并没有伤到他的要害。鲍勃苦笑一声,这还不是他这辈子受过最严重的伤,不过状况也有够惨了。如果年轻个十年,他不用三分钟就可以解决这种对手。

但是体力比不上年轻人已经是事实。所以鲍勃干脆刻意让敌人看到他的疲态,让敌人一时轻敌急着想一招了结他。如果蒺藜沉着交战,继续消耗鲍勃体力,本来可以获胜。

仍然活着,这条老命。

鲍勃掏出身上的士兵急救包,看到那简单的止血用具他忍不住摇头,幸好他匆忙间至少带来了公鹿小队研发的止血凝胶。士兵舍身守护国家珍贵的耕地和农作物,国家应该给他们更好的配备才对。

凝胶总算勉强止住伤口出血。鲍勃快速包紥伤口,随即一拐一拐地往回走。事情还没有完结。

该怎么处置那个叫阿汉的队长?鲍勃当然不会指望他把自己平安送回军营救治。但就算抓住他逼供也没有用,他只不过是整个阴谋中的无知爪牙……

「呜呜……救……」

微弱得几乎不可听闻的声音,从路边的破墙后面传来。

鲍勃停下脚步,再次确认。尽管很微弱,但他的确听到有人呼救的声音。

失血让他感觉四肢冰冷麻木,他急需治疗。而且这呼救声实在很可疑。

鲍勃仍然转身走过去。

在炸掉一半的窗口下方有一个人,是个女人。她双手被綑起绑在生锈的窗框上,无力地摊在窗下。她身上的衣服都被割得破破烂烂,身上还有很多刀子划出的伤口仍在流血,衣不蔽体。

虽然这是紥马伊的无人边境,但眼前所见却并非没可能发生,倒不如说鲍勃这辈子已看过太多。除了首都和城市以外的地区,女性的人身安全低落得可怕。亚格斯已经算是相对安全的国家,但要是哪天某户人家的女儿消失不见了,谁都可以猜
到发生了什么事。

即使紥马伊是边境禁区,还是偶有听闻女性失踪的事件。

而且看她身上的刀伤,说不定是刚才的杀手抓来取乐的受害者,说不定还是留着任务成功后的「奖励」。

鲍勃迟疑了一下,便瘸着腿走向女人。女人没有防毒面具,凌乱的金色长发遮盖了脸庞,但仍然看得出她的容貌很美,大约只有二十几岁。她像受惊的小动物般颤抖着望向鲍勃,那双哭得发肿的蓝眼睛令人心碎。

「请……放过我……」她声音沙哑虚弱,似乎连叫喊的气力都没有了。

「放心,我会救妳。」

鲍勃走过去,用刀片割断绳结。这是杀手护甲上折断的刀片,他刚才从手臂的伤口拔出来的,带着以防万一。没想到马上就用得上。

切开绳子后,女人随即倒进鲍勃怀中。

「来,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胸口肌肉突然紧缩,鲍勃连忙推开女人。女人不慌不忙地把藏在手上的折刀拔出,鲜血喷上她的脸和衣服,把她的金发和脸都染成红色,配上微妙的笑容,竟有种妖娆艷丽的美。

「如果你真的会救我,我是不是应该放过你呢……刚才我差点就这么想了。」

女人的声音回复正常,她一边转动折刀一边优雅地站起来,身姿曼妙,似乎对身上诸多刀伤没有感觉。

「但你们都是一样的,你是个士兵,你是他们一份子。」

鲍勃摀着胸前不断涌出鲜血的血洞,身体沉重地倒下。女人垂下头,拨开长发,像看着什么稀奇事物似地歪头打量他。

「至少我尊重你,你是个需要不择手段才能对付的对手。我已经很多年没有使用这种手段,让猎物看到我的脸。」

她伸出手指轻抚自己身上的伤口。

「你以为这是假伤吗?不,都是真的,我的伤,我的眼泪和我的绝望。这全都是真的,都曾经在某处发生过。所以你应该高兴,从某角度来说你并没有被骗。」

胸腔像爆炸似地炙热燃烧,然而鲍勃却全身冰冻。半个世纪以来,他早已经历过两三次心脏停顿,每次都在死亡边缘被同伴救回来。但是他知道,这一次,这个可靠的老伙伴,再也没法回应他的意志再次跳动了。

剧烈的痛楚开始远去,而鲍勃的任务仍未完成。

「为什么,当时没有像你这样的人在场呢……那么,一切可能都会不同。」

女人凄然地喃喃自语,接着发出神经质的轻笑声。

鲍勃已经再也没法控制身体,双眼被动地映入杀手美丽却绝望的容颜。多么可笑,自己居然会败于这种最肤浅的陷阱。

但是他不后悔。听到女人的说话后他更加肯定。假如再来一次他还是会这样做。

因为这是正确的,他只是做得太迟,来不及制止这个世界将一个女人变成怪物。

──老大,你看看紥马伊居民的欢呼声,你怎么还要自责呢?

──长官,接下来交给我们。

──我们是公鹿小队,你的部队。

──老大,等我们好消息!

五官渐渐失去功能,很奇怪,他却彷彿听到老战友的声音,看到他们的面孔。果然这就是那个吧,所谓的死亡。

──是为了什么?

──喝一口由自己亲手种的咖啡豆冲泡的咖啡。

鲍勃蓦地想起那位青年新兵在酒吧问他的话,他似乎回忆起某种带余甘的苦涩味道。那味道真实得彷彿他如今就拿着咖啡杯,坐在一片广宽的农田前面,结实纍纍的咖啡树在夕阳下染上一片金黄。他与艾尔达曼一边喝着新鲜的咖啡一边谈论亚
格斯的未来。

但是未来……

女人定睛看着老人缓缓嚅动的嘴唇,那形状彷彿说着「是你们的」。
然后,这名老兵终于从他的战斗中退役了。

原作 : 刘斯杰
小说作者 : 佩格雷

转载请注明源自拆盒网(拆盒网-潮流玩具新媒体)并附带原文链接:酸雨战争ACID RAIN WORLD 背景故事连载 第二章 2.2节 猎鹿季

网站:www.chaihezi.com | 微博:@拆盒网 | 微信公号:chaihewang | 官方QQ群:836598020

关注微信公众号【拆盒网】,加群、吃现、到货通知、特价闪卖,一步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