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雨战争ACID RAIN WORLD 背景故事连载 第一章 1.2节 初阵


1.2节 初阵

扎马伊是亚格斯最北的边境城镇,或者说,「废墟」更加贴切。

在世界大战之前,扎马伊曾经是一个繁荣的小镇,以木材和纺织品闻名于世。但是在战火蹂躏后,只剩下一片颓垣败瓦。即使偶然还能在路面上见到残存的排水口,但原本的地下排水系统早已被炸到体无完肤。结果就是大雨下会多处水浸,连续一个月的大雨就更不用说。

雨水将道路浸成泥黄色的小河,三辆吉普车高速驶过,一轮斯比达MK1夹在车队中间。那是队长的个人座驾,变形速战SA。另外十一员士兵都挤在吉普车上。泥水下凹凸不平的坑洞让士兵们屁股一下子弹离座位。

为了确保视线,他们降下了车篷,任由大雨淋下。戴缅恩和其他人一样抱着步枪,试图平伏紧张的心情。

过去一个月,他们的小队每天都重覆单调乏味的巡逻守卫工作,虽然戴缅恩向鲍勃抱怨过,但他知道这已经是尤如连续每天中彩票一样的幸运。

幸运不会一直持续。

数分钟前,他们收到求助讯号,从二十分钟前离开哨站的货车发出。戴缅恩他们是最接近的分队,这就是他们如今得火速前往发讯地点的原因。

他们的任务当然是解救遇袭的货车,确保货物安全。但是说不定车上的士兵都在祈祷他们到达时只看到泡在泥水中的货车司机尸体。因为,否则的话,就意味着他们得和土鬼战斗。

也就是说,跟戴缅恩一样从训练营分派过来的新兵,将会第一次正式面对敌人。

「我押二十亚当(Adam)。」

「我押五十彼达(Petar)。」

「喂,乡巴小子,你呢?」

戴缅恩突然被身边的人推了一下,没注意到其他人刚才在聊什么。有时雨声和车声会大得连防毒面具内的通讯声音都变得模糊。

「啊天,他根本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

「亚当和彼达在打赌谁会首先杀死土鬼。」

「你们真的以为彼达可以抢在我之前?他跑步永远都是第二名。」后面吉普车上的士兵比了个拇指向下的手势。

「是吗?有人连清枪程序都记不住。乡巴小子,你也记得他上次差点害死自己吧?」

亚当和彼达都是来自富庶的首都,口气最大。但其实如果他们的父母真的是权贵阶级,就会一早打点好人事让他们分派到安全的后勤部门,直接龟到五年义务役完结。

所以他们的父母可能在首都有不错的白领工作,住在窗明几净的房子,甚至曾经喝过咖啡,却没有足够的权力财力救儿子远离前线。就算有可以炫耀的财富,结果他们还是得和戴缅恩一起待在这里淋雨。想到这点,戴缅恩就觉得没必要跟他们计较。

「我没有余钱打赌。」戴缅恩不想卷入他们这些无谓的意气之争。

「噢你有的,你输了可以替我们清理靴子。」

「你们不懂,他是看不起我们。他在乡下射惯了田鼠,根本没把土鬼放在眼里。」

士兵们笑了,除了戴缅恩和坐在前面的鲍勃。后者一直看着车外。

「来,告诉我吧。你到底是杰克还是司帝尔?」

士兵们继续取笑戴缅恩,只因为他跟老兵鲍勃经常聊天。

亚格斯军有一队令人闻风丧胆的精锐战士──公鹿小队(Bucks team)。指挥官是一位相当有名的传奇人物,他手下有四名得力助手:京(King)、杰克(Jack)、阿尔戈斯(Argus)和司帝尔(Steel)。他们都是立下很多功勋的战士。不过从来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样貌和真实身分,因为公鹿小队是特种部队,他们的身分都要保密。甚至有人说这四个名字只是岗位的代号。

那位指挥官的名字就是「鲍勃」。

即使他的各种传说早已街知巷闻,但大家对他的认识就只有这个菜市场名字,大概也不会是真名。

在戴缅恩被征召之前,亚格斯国内最大的新闻,就是这位多次拯救亚格斯的神秘指挥官居然被揭发盗用军方的军火,结果被新总统罢免了一切职务。

这件事实在太离奇,电视上的讨论也很多,但对戴缅恩来说都是无关痛痒的遥远政治。他只是听说了一些大概。

「他在进行『指挥官』的机密任务啊,蠢才。小心你今晚就会人间蒸发。」

「我现在好害怕哦。」

士兵们大笑。

在戴缅恩家乡的农场里就至少有两个工人和一只猫叫「鲍勃」。军队里当然也有很多「鲍勃」。只因为同名就故意用「指挥官」来嘲弄年老的士兵,戴缅恩觉得这已经太超过而充满恶意。而老兵鲍勃仍然仿若未闻,默不作声。

「菜鸟们,Heads up!」

阿汉中士的声音压过大家的笑声,大家立即安静下来。吉普车减速停下。戴缅恩抬头一看,在道路前方,一辆货车停在路中心挡着去路。那正是发出求助讯号的货车。

「戴缅恩,你去检查,Over。」中士下令。

「Wilco。」

戴缅恩有点犹疑。教战守则不是要两人一起行动吗?他应该提问吗?

「这是鲍勃,我会跟戴缅恩一起去,Over。」

鲍勃自动请缨,中士随便回了一句「去吧」,听起来甚至有点懒洋洋。

于是戴缅恩和鲍勃一起跳下吉普车,两人举着步枪一前一后走向货车。他们走近车头,车头玻璃和驾驶座位上都有触目惊心的弹孔和血迹,却看不见司机或他的尸体。

也看不到与货车同行的武装护卫。

「这是戴缅恩。报告,只有血迹,没有人。Over。」

戴缅恩疑惑地移向货车后面,在鲍勃掩护下打开货柜门。

金属货柜里只剩下几箱货物,其余都被搬光了。没有半个人。子弹射穿了货箱,几颗珍贵的咖啡豆掉落在地板上。

「报告,货物都被搬走了,没有看到任何人或尸体。Over。」

听到戴缅恩这句话,频道中传来复数的叹息,是松一口气的声音。他们迟了一步,土鬼已经抢了货物逃走。除非队长命令他们追上去,不然他们可以收队回去吃午餐了。

「我们可以张开车篷了吧?这该死的雨到底要下到什么时候。」

有个士兵站起来想拉开车篷挡雨。

「退后!」

几乎同一时间,鲍勃却用力将戴缅恩拉到身边。

几发枪声让戴缅恩反射作用地缩回货车后面躲藏。当他抓紧步枪再抬起头,便看到刚才站起身的士兵用滑稽的姿势挂在吉普车的椅子上,一动不动。

「Check your six! Check your six!」

「我的腿!我的腿啊啊啊啊啊──」

「我看不到他们!他们在哪里?」

士兵们各种叫喊声在通讯频道中同时响起,还有更多的枪声,一片混乱。这时候,戴缅恩也看到了,道路两边的废墟之间有影子移动。

「撤退!重覆,全员撒退!」

阿汉中士怒吼。他独自驾驶的MK1速击车立即变形。单人战车的驾驶席往上拔起,变成以两足姿态站立的机甲,将中士的身躯前后包裹。他轻易地脱出车阵,一边调头一边用机体上的三管旋转机关枪向路旁起劲扫射。

三辆吉普车立即跟着调头,但其中一部却没有移动,挡住了他们。原来车上的驾驶员已经中枪。旁边的士兵像吓呆了居然动也不动。另一辆吉普车只好绕过它,却突然停下,似乎被泥水下的什么东西卡住车轮了。

然后变成固定的靶子。

敌方甚至不用扫射浪费子弹,像嘲讽他们一样逐个瞄准,击倒,就像射击练习一样。欠缺实战经验的新兵急忙跳下吉普车四处逃跑,也有才刚着地就中弹倒下的。

突如其来的战斗杀戮让戴缅恩瞬间呆住,他得去帮那些士兵,但不知道怎么办才能救出他们。鲍勃向他打了个手势。

「跟我来,这边。」

鲍勃示意他跟着自己走。于是戴缅恩殿后,压下身体跟着鲍勃悄悄地走向破碎的建筑物。

「不要单独乱走!两人一组寻找掩护,Over!」

鲍勃低沉的声音传进通讯频道后,新兵们无意义的叫喊声终于停止,改为互相询问位置寻找同伴。

「我们不能丢下他们独自逃走。」

戴缅恩不明白为何鲍勃要反方向离开车队,忍不住小声问。

「小子,你还不懂吗?我们被伏击了。」老兵哼了一声,「但是敌人的载具一定在附近,他们比我们更紧张要离开这个地点。」

戴缅恩还在思考他这句话的意思,前方就出现一个不祥的巨大黑影。

两人更加小心地靠着倒塌的破墙接近。大雨中,一辆残旧的吉普车出现在眼前,还有两名脸上戴着骨头面具、全身包着破烂衣物、打扮奇特的怪人。

他们就是土鬼,那些恐怖凶残的畸型人……戴缅恩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土鬼族人。

他们其中一个坐在驾驶席上,身旁另一人提着步枪护卫。两人并没有参与攻击,只是守着吉普车,也未曾发现戴缅恩和鲍勃已经来到附近。

不远处再次响起枪声,通讯器随即传来惨叫。

「救我!我中弹了……队长……」

「我不是说撤退吗?你们跳下车干嘛!是想害我被追究是不是?」中士怒吼。

戴缅恩举起步枪瞄准土鬼的驾驶员。鲍勃按住他的肩。

「你要知道你一开枪,所有子弹都会往这边射过来。附近不只这两人。」

「但我们得阻止他们。我应该射他们的车吗?」

「如果你破坏他们的载具,他们就没有选择只得把我们全部杀死。」

「那我们该怎么办?」戴缅恩不能眼睁睁看着同伴被射杀。

「想想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你以为我们这个小队值得他们拼死消灭吗?」

想?戴缅恩的脑袋一片混乱,他只想到自己被敌人包围,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随时都有可能被子弹射穿,他可能会死在这个废墟。

回头,他在鲍勃的面罩镜片上看到自己的倒影,一张相同的面具士兵脸孔。

想一想。他现在是一名士兵,不是农场工人,恐慌没办法帮到他回家。戴缅恩强迫自己集中精神去回答鲍勃的问题。

土鬼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抢掠货物吗?没错,他们为什么要留下来埋伏袭击追兵?戴缅恩想不出土鬼要这样做的原因。杀死一队由菜鸟组成的巡逻分队又没有好处。

对,冒险留在这里屠杀他们这些菜鸟似乎没什么好处。

「他们……要怎样才会撤退?」戴缅恩喃喃自语。

鲍勃捡起了身边的一块石头,拿在手上掂了掂重量。

「如果一个方法很蠢但有效,那就不算蠢。」

鲍勃用力将石头扔向土鬼的吉普车后面,土鬼枪手立即回头朝声音落点连发三枪。

吉普车上的土鬼驾驶员立即发动车子。他的反应是对的,因为一阵机关枪的子弹雨就跟着射过来了。 MK1注意到这边的枪声,转身让火力强劲的机关枪向这边扫射。

多得土鬼驾驶员的快速反应,他们避开了扫射,但是位置已经暴露了。戴缅恩发现附近的石堆后也有动静。有土鬼从他完全没注意到的地方冒出来朝吉普车走去,路的另一边还有一辆吉普车,他们转攻为守似乎想要撤退了。戴缅恩暗暗庆幸自己刚才没暴露自己位置。

「现在,快救人!」

听到鲍勃的提醒,在车队附近的士兵终于战战竞竞地冲出来,将倒在地上的同伴拉到掩护物后。

戴缅恩和鲍勃也赶快移动,他们发现一名落单的己方士兵。

「站得起来吗?」

「我……我的腿中弹……」那名士兵带着哭声呻吟。

「别担心,菜鸟,你还不会死,除非你坐在这里不动。」

鲍勃纯熟地抓起他的肩膀。

就在这时候,戴缅恩看到那个突然冲出来的黑影。

对方似乎也没想到会撞上他们,猛地停步怔住。大雨和雾气令视线受阻,有时无可避免会令大家意外进入太近的距离才彼此发现。这对双方来说都很糟糕。

背后是老兵和伤兵,眼前是手持武器的土鬼,土鬼持枪的手有所动作──

雨水瞬间沾上一抹红色,土鬼啪地倒下,倒在泥浆里。戴缅恩空白的脑袋这才意识到:他扣下了扳机。

他杀死了对方。

「Move!」

老兵沉着的声音让戴缅恩如梦初醒,他急忙护卫同伴快速后退。另一名土鬼跟着出现,但他的射击并无瞄准,他的目的只是将倒下的同伴拉走。双方都急着拉开距离。

戴缅恩三人顺利返回己方的车队,土鬼已经放弃攻击,纷纷跳上他们的吉普车逃走。阿汉中士驾驶的MK1转身追击,在后面全力扫射。

原来逃走的土鬼只有两辆小型吉普车,看起来不到十个人,面对MK1难有胜算。难怪他们一曝光就要逃走。

戴缅恩他们跑到呆在路中心的吉普车,意外地发现坐在驾驶席旁边的士兵仍然活着没有受伤,他只是吓到僵住。戴缅恩用力摇了他一下,他还在惊恐地自言自语,戴缅恩不得已只能将已经死亡的驾驶员推到他身上,自己坐上驾驶席。

鲍勃将受伤的士兵推上车,叫住正要踩油的戴缅恩。

「后档退车!不要掉头!」

戴缅恩反射作用地听从命令换后档。

MK1本来追着土鬼,却在看到戴缅恩他们的吉普车后,突然停步,回头追上他们。

「那家伙倒也不笨。」鲍勃喃喃自语。

突然震耳欲聋的声音和火光吓得戴缅恩单手抱头闭目,一阵热风追上吉普车,前方货车本来的位置现在变成一团火球。

被爆风吹得整台倒下的MK1,狼狈地想要爬起来但不太顺利。阿汉中士干脆让它变回速战车型态,然后一边骂脏话一边跳下车。刚才这样一摔害他全身都沾满了泥水。

吉普车也停了下来,就连戴缅恩都明白这个爆炸就是战斗结束的讯号。土鬼已经远去,货车炸弹是土鬼们的最后手段,对了,是为了阻止军人追击的后着。

想到这他不禁打了个寒颤,一开始他和鲍勃去检查货车,如果土鬼那时候就引爆炸弹……他甚至不能完整地运回家乡给父母下葬。

阿汉中士仍然在骂着各种脏话,但当他走到吉普车旁边看到戴缅恩和鲍勃的时候,他有点突兀地停下了咒骂,瞪着他们,就只是瞪着他们。

隔着防毒面具,明明看不到表情,戴缅恩却能够切实地感受到队长的怒火,莫名地针对他们两人。

「菜鸟们,派对完结了,去搜索伤员!」

阿汉中士大声下令,用力踢了吉普车一脚后终于走开。

士兵开始为受伤的士兵进行急救,像戴缅恩这样没受伤的,就只得回头去寻找伤员或抬回死者。

十二人的小队出发,三员KIA,四员WIA。

戴缅恩把其中一名阵亡的士兵搬上吉普车后座。脱下面具,他看到亚当瞪大眼睛的苍白脸孔,微张的嘴巴凝住了来不及发出的叫喊。

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压住戴缅恩的胃。忽然间,他为自己曾经生过对方的气而难过。

三具尸体像货物一样堆叠在后座。戴缅恩爬回前面驾驶席。在倒后镜里,他看到中士把手伸进亚当的制服口袋里。戴缅恩正疑惑中士是不是要找狗牌,就看到阿汉中士翻出了香烟和两张钞票,他若无其事地放进自己的口袋里。

戴缅恩忍住作呕的感觉,踩下油门。他现在才终于明白,这个小队几乎都是由替补新兵组成代表了什么。

原作 : 刘斯杰

小说作者 : 佩格雷

转载请注明源自拆盒网(拆盒网-潮流玩具新媒体)并附带原文链接:酸雨战争ACID RAIN WORLD 背景故事连载 第一章 1.2节 初阵

网站:www.chaihezi.com | 微博:@拆盒网 | 微信公号:chaihewang | 官方QQ群:836598020